网站首页 > 政治论文> 文章内容

广州高中政治课脱去“八股帽” 更贴近学生生活

※发布时间:2021-7-11 23:14:06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今年高考是广州市普通高中新课程后的第一年高考。昨天下午,广州市教育局举行了广州市普通高中新课程实验总结大会。根据广州市教育局的调查,新课改三年,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认同,“考分第一”的评价学生方式已经得到了根本改变。26%的学生和21%的教师甚至认为,对学生的评价应该是“以平时表现为主”,考试成绩只能是“参考”。

  “摸着石头过河”的新课改到底如何?广州市教育局深入全市144所普通高中进行调查,结果显示,85%的校长认为,“与课改前相比,学校老师在教学方式上发生了变化”。其中,14%的校长认为,“教师更注重引导学生主动学习”,而71%的校长认为“课堂上教师讲,学生听的现象正在减少”,只有15%的校长认为,“与课改前相比没有变化”。

  相应地,学生们的家庭作业也在慢慢变化。“不像以前了,还是背啊,或者只是做试卷。”执信中学一位高一学生表示,在学语文“传记”内容时,老师就要求他们给同学写一部“他传”,学《歌词四首》时,就让学生们来创作诗歌。“比以前学古文一味地词义,原文要有趣多了”。

  调查也显示,“记忆为主”的作业比例正在下降,由课改前的84.3%下降到66%,而“读书思考”、“实践性作业”正在成为学生们最喜欢的作业形式,喜好比例均为43%,其次为“小组讨论”、“搜集整理信息”、“记忆为主”和“撰写论文报告”。

  课改的结果不仅仅使人的观念在变,学生们对课程的感觉也在切切实实地起变化。“与社会、生活更贴近”是新课改后学生对于高中课程设置的最大体验。

  市教育局对高中三年学生学习过的14门课程,按照学生“最喜欢的”、“最不喜欢的”、“压力太大的”、“内容偏多的”、“内容太难的”、“实用性差的”六个项目进行了排名。结果发现,在课改前被学生认为“最八股”,“最不受欢迎”的政治课,已经退居“最不喜欢”科目的第五位,这显然与课改后政治课难度相对中等,内容又更加贴近学生生活有关。比如“神六”、“奥运会”等内容都在政治课中有所体现。而以往被认为是“最容易学”的语文科目,则在新课改之后,取代化学科目成为“压力很大”的课程,这显然与课改后,语文“内容偏多”、要求变深有关。

  不用参加统一考试,只要参与活动、记录结果,俏师母就能修满学分。这样的选修课模式也日益在学生当中获得好评。“比如我们学校,最受学生欢迎的选修课就是关于生态番禺、环保方面的。”广东仲元中学校长古殷表示,学校曾有个选题,就是关注学校周边的一条河流的生态情况,并提出方案。结果不少高一、高二的学生的调查报告水平都很高。

  据统计,三年来,全市超过85%的普通高中都开设了校本课程,多的甚至超过200门,其中58%的学校校本课程甚至能让学生们“走班”,不以行政班为单位上课。

  “才上高一,我的小孩每天写作业写到10点钟,更不要说周末完成作业还要自己加时间!”天河区某省一级中学学生家长陈女士表示。

  根据市教育局的调查显示,79.6%的校长和61.4%的教师认为,“学生的学业负担比课改前更重了。”69%的学生感到学习负担“很重”和“比较重”。另一组数据更能说明问题,只有6%的学生明确表示自己“高中三年平均每天睡眠时间有8小时”,而29%的学生“平均每天睡眠不足6小时”。对屡禁不止的补课现象,市教育局更坦言,近10年甚至20年来,广州绝大多数的高一、高二年级没有利用双休日补课,但从2005年开始,高二甚至高一利用周六补课的现象有所增加,新课改后,广州非毕业班利用双休日补课的学校约占1/3。

  “为什么?学习的内容太多、时间不够用是关键原因。”广东仲元中学校长古殷表示,课改后,必修课的内容没有减少,要求反而有所提高。而且主要集中在高一、高二时期。“相当于原来三年学的内容,一年半内就要全部结束,这就造成每堂课的内容都相当之多。”

  据统计,过半校长老师都认为课改后课程容量偏大,物理、数学、化学、英语等四个科目依然让学生感到“内容太难”,而数学和历史依然被学生列为“内容偏多”。

  “不是说不让补课吗?我们学校从高二暑假开始就要补课了。”越秀区某省一级学校一名高二女学生如是说,“我们学校的学生选修课都是选数学、语文之类的内容,实际上就是补课,你不补的话,又怕和别人的差距拉得太大,高考时会吃亏。”

  时间不够用怎么办?不少学校都开始打选修课的主意。“如果不这样,按照现有课程量,到高三结束时,我们连选修课都教不完。”越秀区某省一级中学一名资深高三老师表示,在选修课当中开设一些与高考有关的内容,作为高考的延伸“课堂”是不少学校“暗渡陈仓”的手段。这样的结果是,原来是为了培养学生的兴趣和特长的选修课成了“摆设”。

  此外,补课也成了学校之间公开的“秘密”。“或者说是第二课堂,或者是别的什么名头,总而言之,实质是补课,如果不这样,根本就完成不了进度。”一位示范性高中的校长如是说。

  某示范性高中,专门设置了一个教室,学生在上地理课时可以更为形象、直接地了解有关知识。“可是教室只能容纳50人左右,整个学校总人数在1200人上下,以一周一次计算,半年才能让所有学生每人进一次教室。”该校地理老师表示,实际上,每个学生到这个教室上课的次数屈指可数,“不可能满足学生深层次的需要。”

  新课改对学生的学习条件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说查资料,就要更多地使用到电子阅览室、图书馆等,学校压力颇大。不仅仅如此,还有学校反映,近年来高中扩招,可实验室并没有增加。由于场所紧张,教师不能按照教学进度进行实验教学,有些药品价格昂贵,学校财政支出有困难,甚至出现老师让学生看实验,以讲代做的现象。

  原高三学生林豆豆就表示,综合素质评价中的不少项目都太空泛,根本不符合实际。“比如说特长爱好,按照要求怎么填都可以,不需要获,但实际上没有得到的无论你再怎么有个性,有追求,就是比那些拿过的人要差。”执信中学教高三的王老师也表示,“填写一个学生的综合素质评价大概只要10分钟左右,但要提前准备很多材料,很繁琐。”

  综合素质评价在录取时有用吗?有多大用?越来越多的学生和家长开始质疑。而本应由学生自己保管的“成长记录档案”,则变成了由教师甚至学校保管,平日无人问津,“关键时候”才想起来的“垃圾”。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高中处处长刘月霞:高中课程应该要做打持久战、攻坚战的准备。现在确实反映出来了一些问题,但这些问题是不是的问题?我觉得不尽然。这些问题之前也存在,只是说课改让它们的表现更了。但我们同时也应该看到,新课改也在逐步解决这些问题。

  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华同旭:新课改不仅仅是一次教育内部的实验,更是一项社会实验。我们期待有关部门根据实验情况尽快修订普通高中新课改的课标,修订材,确保新课改能更好、更顺利地落实。

  2007年高考,广州市再次取得优异成绩,在考生人数增幅远大于招生计划增幅、全省上线比例大幅下降的情况下,全市上线%。其中,本科上线率首度突破两万人。高分段考生继续大幅增加,总分605分以上的高分段考生占全省的1/5,总分645分以上的考生占全省的1/4。

  

相关评论
已有 条评论信息,点击查看
姓名: 验证码:看不清楚,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