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政治论文> 文章内容

人偏爱高学历 两万欧元就能买一篇博士论文(组图)

※发布时间:2021-7-7 9:01:58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近来,有关因为论文涉嫌抄袭而下台的新闻广受关注。实际上,据《》周刊报道,在,高等教育文凭可以为人们在职场提供很多助力,为此人对高学位也很热衷,上博士满地走。但是,很多人往往不会自己亲自撰写学位论文,而会请人捉刀。日前,一名职业捉刀人透露了这个行业的内幕。

  33岁的克里斯蒂安·阿尼西就是一个职业人,又称“枪手”。他在法兰克福与人合租了一套公寓。他每天的工作就是穿着毛衣,围着围巾,戴着眼镜,穿着拖鞋,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为别人写论文。不久前刚接到一笔新业务:在四个星期内用英语写成一篇200页的工商管理学论文。

  阿尼西的房间非常简陋,里面只有一张床,一张书桌和一个壁橱,壁橱里都是法律文本和古典文学类的书籍。虽然以前阿尼西不太欣赏文学,但他现在很喜欢看小说和戏剧。他说:“13岁的时候,我最想得到的圣诞礼物是一本尼采的书。”

  四年前,阿尼西完成了哲学博士学位,但是他却找不到工作。他曾应聘一个在出版社的职位,但是对方没有雇佣他。他估计,那是因为自己的学历高,对薪水的期望值和对职业的期待值都太高了。

  在一本人力资源上,他看到了有关机构的文章。当时在,这样的机构只有寥寥几家,阿尼西很快就成为其中一家的固定写手。他一开始只是写点短文,但很快就开始接大单,替人写博士论文,内容涵盖法律、、工商管理、艺术史和社会学等各个领域。

  阿尼西很喜欢这份工作,他说:“在其他行业,我是无法获取这么多知识的,发掘新事物的感觉好极了。”

  大多数时候,阿尼西只会接到很宽泛的题目,他必须自己确文的确切选题。有时候,他根本不知道客户的身份,也不知道对方所在的学校和导师的姓名。他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会通过电子邮件,匿名与客户进行联系。不过,在与客户的沟通过程中,他也能发现些蛛丝马迹。

  他说:“这些人在知识方面没什么追求,从他们的拼写错误中你就可以看出,他们根本不可能通过正常的途径获得博士学位。”而他的工作,就是确保他们能获得学位。

  那么这个清瘦的年轻人是如何迅速对一个新的话题熟悉到可以写出一篇论文的地步的呢?阿尼西解释道:“你需要有高水平的常识。每当有什么东西吸引我的时候,我都会查阅百科全书,学习专业术语,然后就这个话题列出提纲,不断往里面填充内容,就能成为一篇论文了。”

  阿尼西自己的博士论文花了五年时间才写完,他为此投入了无数的精力和学金。但是如今在工作中,他每一笔单子只需要三个月就可以完成。

  到目前为止,阿尼西写的论文最后都获得了学校的认可。对此,他并不感到奇怪。他怀疑,让他那些论文通过的很可能是同一个人。

  他说:“教授们和博士研究生们的联系很少,但是一个好的博士生导师完全能够辨别,坐在他对面跟他交流的那个人能不能写出那种风格和水平的论文。”

  阿尼西不需要的认同,也不需要那些学位,他付出的劳动得到了报酬。每一页论文的价格在60欧元(约合80美元)到100欧元之间,其中将近一半会被中介机构抽去。对于一些特别难的题目,价格还可以再商量。

  在,获得博士学位所需的时间不像在美国那么长,但对高等学位的需求量却在不断增长,其中很多学位申请者并不是真的对学术领域感兴趣,而只是想要一份文凭,作为职场的敲门砖。

  “在其他国家,例如奥地利,你大概无法想象,当一个博士有多么受欢迎。”社会评论家托比亚斯·庞德说。在,拥有博士学位的人,会被视为在专业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人对博士学位的追求并不仅仅出现在普通职场,政坛具有博士学位的大有人在。据称,16名内阁约有10人为博士,而各政党中有数百名博士学位拥有者,许多都乐意在其竞选广告和海报上加上博士头衔,希望吸引更多的选票。但是,学术同样也不只出现普通职场中,也屡屡曝出学术丑闻。

  本月5日,杜塞尔多夫大学宣布教育和科研部长安妮特·沙范的博士学位,理由是她的博士论文涉嫌剽窃。沙范现年57岁,涉嫌剽窃的论文为1980年所作,题为《人民和》。杜塞尔多夫大学哲学系发布报告,显示论文有60页的内容涉嫌抄袭。

  沙范承认自己当年的博士论文存在一些由于疏忽大意而造成的失误,但否认自己有“剽窃”及“”行为,并称自己问心无愧。总理安格拉·默克尔也沙范,说对她有信心。

  卧铺车上的冲动

  迫于压力,沙范9日宣布辞职,不过她再次明确对她博士论文的剽窃,不接受杜塞尔多夫大学取消她博士学位的决定。

  两年前,时任长古滕贝格也因为博士论文“未充分交代引用来源”,涉嫌剽窃,放弃博士头衔并辞职。当时就有传言称,古滕贝格雇佣了职业写手,为自己代写博士论文。

  古滕贝格原本被认为是默克尔的人,前景一片。但是这颗政坛“希望之星”年仅39岁便陨落了,在重压之下远走他乡,定居美国。古滕贝格后来曾打算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达特茅斯学院举办一场,遭学生而取消。

  当时沙范还对古滕贝格“”。她在接受采访时说:“作为31年前博士学位的获得者、指导数名博士生的导师,我本人不仅在小圈子内为他感到羞耻。”

  古滕贝格落马不久,时任欧洲议会副的西尔瓦娜·科赫-梅林也“中招”,论文剽窃遭网民,不得不黯然辞职。科赫-梅林和古滕贝格曾被并称为政坛的“金童玉女”。她在辞职后一年多,希望东山再起。只是,面对汹涌,她最终宣布退出政坛。

  但古滕贝格等人的案例并没有让职业“枪手”这个行业受到打击,反而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古藤贝格的丑闻让很多人第一次知道了这个行业的存在。自2000年以来,像阿尼西这样的职业写手的数量有了大幅增长,不过它们的价格开始有了下降。

  据悉,最大的“枪手”机构已经存在超过20年。由于害怕竞争对手利用有关信息在法庭上打击自己,这家机构已经不再对外公开旗下写手的数量。

  该公司在自己的网站上自称是一家学术文章撰写机构。公司负责人也称,他们并不帮职场人士代写论文,只是为一些企业和大学提供它们所需的研究文本,例如,帮制药行业做医学研究,在这种情况下,文章的作者是谁并不重要。而大学的研究人员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也会向他们求助。

  其他“枪手”机构则会公开做广告,称自己可以全权代理学术论文。不过,它们仍然会通过法律途径自己,例如,要求客户事先签署一份声明,称文章只被用于培训目的。

  杜塞尔多夫高等法院对这种做法提出质疑。在去年的一起案子中,该法院认为包括写手在内,该行业的从业人员都知道他们提供的论文被用于向大学申请学位,还称“枪手”行业是不的,应该被严厉。

  但是,出钱找“枪手”的人也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一旦被发现,他们可能失去自己的学位,有时候还会面临高额的罚款。大多数大学都要求学生声明,其论文是自己写的。这份声明具有法律效力,在法庭上会对他们很不利。阿尼西认为这种做法很好,其实他对这个给他带来丰厚报酬的体制也很。

  阿尼西对“枪手”行业感到羞耻的一个原因在于,他认为自己并没有创作很有价值的学术文章,只是为职场人士提供一张通行证。很多人已经赚了很多钱,但是在职业发展上却遇到了瓶颈,他们需要一张文凭来进一步升迁,而花20000欧元买一篇学术论文对他们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何乐而不为。有了阿尼西这样的人,有钱人变得更有钱。

  对此,阿尼西说:“这是一个结构性问题,所有东西都可以用钱买到,包括性、人和博士论文。我只是其中的一颗齿轮。”

  

相关评论
已有 条评论信息,点击查看
姓名: 验证码:看不清楚,换一个